研究DNA披露曹操身世有什么意义

2022年10月16日 0 Comments

说是最近,从权威部门传来消息,国家对各省份不再搞全国范围的信访排名、通报,有关部门确立了“把矛盾化解在当地”的新思路。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央与地方、上级与下级之间的“点对点”通报制度,并通过信访约谈制度对地方工作进行监督。

“信访排名”出台的初衷是要敦促地方政府严肃处理信访反映的问题。就像党报订阅排名一样。因为操作上被量化成指标,并跟政绩考核挂钩,最后成为影响地方官员仕途的重要公共事务。但是,“信访排名”出台正好赶上社会转型矛盾喷发,旧问题还没来得及妥善处理,新的信访问题又接踵而至,这也导致地方官员再怎么勤勉再怎么“严肃处理”,也有可能在“信访排名”中排名靠后被负面评价。就跟一些企业所谓末位淘汰不科学一样。因此一些地方才不惜采取“拦访”、“”,甚至设“黑监狱”、雇“黑保安”,通过“搞公关、抹数字”,以求在“排名”中不被或少被负面评价。

当然事情都有两面性,正因为信访排名的巨大压力,民众才有了“保证不”的谈判筹码,以“威胁”的方式实现更大的私人目的。造成“息访”不断,诱发更多的、缠访、久访,甚至是群体性。

现如今,排名取消了,但不等于信访背后的问题不存在了。不排除还有可能因为各方压力的骤减,出现信访井喷的态势。因此,一方面,我们必须加快地方政府的政治文明建设,规范权力的运行,要在现行体制以及法律的范围内解决权力侵害民众的行为,将民众的怨气消弭在初始阶段。各级政府要真正关心百姓的疾苦,切实采取措施化解矛盾。另一方面,除了信访之外,还要多给民众提供一些公共救济的渠道,以切实维护民众的合法利益,比如,司法的渠道、基层调解的渠道等。这其中,司法的公正至关重要。现实表明,相当一部分民众正是因为对司法公正缺乏信心而屡屡的。

因为我们马上要面临的问题是,取消信访排名之后,地方政府该如何重视信访,从而“把矛盾切实化解在当地”。那就是,要敢于制度创新,真正把群众冷暖放在心上,信访才能对保障群众权利发挥更有效作用。

说是最近,复旦大学课题组宣布,完全确定曹操家族DNA,并得出结论说“曹操既非曹参后代亦非夏侯氏抱养”,“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同时表示“这一课题研究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

什么是DNA,就是我们人体的基因密码,通常我们研究一个家族的DNA主要是看看有没有家族遗传疾病存在,找出诱因,更好地开展基因诊断和治疗,为人类健康提供指导。但是对曹操家族,我们有这个必要吗?我们关心的只是曹操的身世之谜、曹操的家族之谜。我们不确定的是,复旦大学课题组的这个结论哪怕是确实可信的,但除了成为谈资之外,还有什么样的社会正能量呢?

成果不明显,但成本很明确。为了这个课题,他们采集分析了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个包括夏侯、操等姓氏男性志愿者的静脉血样本,按照现在的行情,这些样本的采集和分析,估计花费不会低于百万元。加上从09年到现在4年占用的实验器材资源、场地资源和人力资源,折算下来怎么着也是一笔巨款。面对这些距离老百姓和生产力很远的课题,老百姓不禁要问,这样的研究到底值不值得?

值不值是一方面,花了大价钱靠不靠谱又是另外一回事。全国258个曹姓家谱,课题组只选了8个采样。这样的标本显然无法断言曹操是谁,有没有可能断后?更何况其他没有家谱、甚至是那些已经改姓的族群跟曹操有没有关系等等。

其实,中国不差钱之后,类似复旦大学课题组的这类“研究”还不少,什么上海社科院教授研究出“章子怡的伟大被低估了一百倍”,北京语言大学教授研究出“梁山108将里有43位不是好汉”,北京大学博士研究出“李白是大唐第一古惑仔”……这样雷人的结论,难怪网友直呼“吃饱了没事干”。

科学家的素养和品格,决定着科学创造的成功与失败。如果说人文学科的教授们发表那些“狗血”的研究结论,还只是说说而已;那么复旦大学的教授们,把DNA尖端科学的研究集中在曹操身世和家族之谜上,职业精神值得商榷。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这些普通百姓目光短浅,无法理解这些研究真正的宏大意义。但专家学者们为什么不愿意多花一点时间来为我们这些无知老百姓解释普及一下基础科学知识呢?

说是在湖北武汉市,早年跟丈夫离婚的王女士一个人独自拉扯女儿长大,自己转眼也年过半百。这不在50岁生日这天,读大三的女儿提出请妈妈到西餐店吃饭。饭后,王女士就想把吃剩的披萨打包带回去,结果本来挺孝顺的女儿脸一沉,说“来这种地方吃饭还打包?你不觉得丢脸吗?”,愤然先走,把妈妈一个人扔在饭店里。

到底是谁丢脸呢?按理说,孩子长大知道心疼妈妈,会想到要给妈妈过生日,想必刚开始感慨万千的王女士心里肯定是美滋滋的。没想到就为打包这么一个小事,母女两的温馨被打了折。王女士一肚子委屈:“难道打包丢人吗?”

我们想回答:不丢人。但是这种不假思索之后,我们又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生活中认为打包丢人的潜意识不只是王女士女儿一个人。

打包还是不打包,折射出的是两代人价值观的差异。作为从物质匮乏时代过来的母亲,跟衣食无忧的女儿相比。吃过苦的人更加知道财富的来之不易,更加知道要节约粮食。女儿从小生活在蜜罐子里,娇生惯养的女儿更时尚、更前卫、更能接受新生事物。跟大多数家长一样,王女士宁愿自己吃苦,也不愿让女儿吃苦,“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是人们的共同心愿。但正是这种心理,我们忽略、放松了对孩子的价值观教育。如果从小就告诉孩子要节约粮食,培养孩子勤俭节约的美德,孩子就不会觉得打包丢脸。问题是谁来告诉孩子:死要面子活受罪,为了所谓的“面子”就浪费粮食,不对在哪里。

不得不说,我们的腰包鼓了,下馆子也不是什么大事了,但是餐桌文明的培育却没有跟上。前段时间的光盘行动统计的数字可谓触目惊心。可不管我们怎么“光盘”怎么倡导节约,总会有人认为我花的是我自己的钱,怎么花旁人无权说三道四,没有把耻于打包看成是缺乏公德心、社会责任感的表现。其实,每一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员,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对社会习俗产生影响。孩子们从小知道红灯停绿灯行,为什么长大了却熟视无睹?那是因为大人无原则的示范带了坏头。所以,打包丢脸,这种论调的存在,说明我们餐桌文明的培育任重而道远,还需要每个人为此继续努力。

说是最近在四川资阳,有网友发帖爆料:“安岳最漂亮的城管,绝对是女神。”据发帖的小摊贩“奇迹哥”说,最近他所在的片区来了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城管,她执法中始终保持微笑,“她一笑,我们就乖乖听话了”。

都说城管和小摊贩是猫和老鼠。人们身边的小商小贩生活不容易,很容易有共鸣,而最近屡屡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城管也很委屈。工作累、吃力不讨好还受威胁。上有领导视察,下有市民投诉,中有百姓骂街,还有摊贩打游击。两头受气饭碗还不一定保险。于是技巧成了不少地方城管积极探索的依靠:什么微笑执法、卡通城管、举牌城管等,女神执法只是其中之一。但是我们看到执法效果的同时,也要看到女神执法之所以给力,靠的不仅仅是美丽,而是换位思考相互理解的心。人心都是肉长的,尊重他人就是尊重自己,女城管用自己的微笑语言和亲民行动让暴力远离管理。

人人都向往自由无拘无束,都不想被别人管。因此,谁来管,怎么管对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来说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说是最近有组织发布了一款儿童安全桌面,作为网络关爱青少年行动之一,这个特定的电脑桌面可以让青少年按年龄上网、自动拦截不良网页,家长也可随时通过系统举报不良网页。只有那些经过严格筛选的丰富内容,包括儿歌、动画、故事、益智游戏、电子书、学习知识等才能被孩子们看到。

一开始我也觉得这对父母来说是个好事,但是一看对上网孩子年龄段的划分居然有0-6岁上网的!孩子过早接触电脑其实没有好处。

不少家长都认为在电子时代要更好开放孩子智力,2~3岁就让孩子接触电脑,让自己的孩子在走向科技世界的起点上“抢先一步”。但是这种感觉没有科学依据。有美国研究人员说了,其实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电脑不但不能帮助孩子增长知识,反而阻碍孩子大脑的健康发展,降低他们的注意力,牵制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限制他们身体机能的发育。研究表明,7岁以下的孩子不宜接触电脑。电脑是个好东西,怎么让自己的孩子正确利用好电脑其实是一门学问,这需要家长们多下些功夫,不要盲目跟风最后毁了孩子的健康和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